歡迎來到淮北師范大學!
您現在的位置:淮北師范大學 >> 教育視點>> 正文內容

中國教育的時代先聲——慶祝改革開放40年系列述評·優先發展篇

文章來源:中國教育報 發布時間:2018年12月27日 點擊數: 字體:

? ? ? “我們的人民熱愛生活,期盼有更好的教育、更穩定的工作、更滿意的收入……人民對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我們的奮斗目標。”2012年的那個初冬,剛剛當選中共中央總書記的習近平,在十八屆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同中外記者見面會上,談到人民期盼時首先提到了教育。

  2018年9月10日,第34個教師節當天,習近平總書記在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全面建成小康社會進入決勝階段黨中央召開的第一次全國教育大會上,將教育明確定位為“國之大計、黨之大計”,深刻指出,教育是民族振興、社會進步的重要基石,是功在當代、利在千秋的德政工程,對提高人民綜合素質、促進人的全面發展、增強中華民族創新創造活力、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具有決定性意義。

  歷史長河中的每一個腳印,或深或淺,或許只有認真走過的人,回頭望去,才能體會彼時那一步的邁出何其珍貴。發軔于40年前的那場改革開放,開啟了億萬國人理想和信念的宏大敘事,也在或深或淺的變革中,逐步找尋到教育之于個體成長、民族復興的尊嚴與真諦。

  歷史不會忘記這兩個時刻,2001年1月1日,我們向全世界莊嚴宣布:中國實現了基本普及九年義務教育和基本掃除青壯年文盲的戰略目標!當人類社會邁進21世紀第二個10年,2011年11月,我們用事實向世界宣告:中國全面完成普及九年義務教育和掃除青壯年文盲的戰略任務!

  歷史不會忘記這兩個巨變:經過中國政府和人民艱苦卓絕的不懈努力,中國實現了從一個人口大國向教育大國、人力資源大國的歷史性跨越,義務教育百年夢圓!從全面普及到公平均衡,從西部農村率先免費到全國城鄉全面實現真正意義上的義務教育免費,1億多名適齡兒童少年上學免費成為現實,中國創造奇跡!

  在落實教育優先發展戰略、加快教育現代化、加快建設教育強國的時代征程上,當我們比歷史上任何時期都更接近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目標時,當我們肩負著改革開放以來特別是黨的十八大以來對“教育第一”的執著追求走向新時代時,回望過往歲月征程,優先發展,無疑是改革開放開啟的這個宏偉時代的教育先聲。

  破冰:發展理念的深層次變革

  中國是帶著歷史的重負進入改革開放新時期的。

  改革開放破冰之始,老百姓的日子不怎么好過。剛剛從百孔千瘡中恢復過來的國家,不僅要快馬加鞭搞建設,還要以不到美國GDP(國內生產總值)總量1/20的收入養活超過當時美國10倍的人口。

  “一定程度上說,國家的改革開放始自教育領域。”教育部教育發展研究中心原副主任楊銀付如此判斷。

  1977年,恢復工作后的鄧小平自告奮勇抓教育和科技,首先選擇以推翻“兩個估計”為撥亂反正和解放思想的突破口。1977年,恢復已經中斷了10年的高等學校統一考試招生制度,在全社會重新樹立了尊重知識、重視教育的風氣,向外派遣留學生也隨之恢復。仿佛一夕之間,學校教育迅速擺脫混亂局面,走上了正常的軌道。

  “現在看來,同發達國家相比,我們的科學技術和教育整整落后了20年。……抓科技必須同時抓教育。從小學抓起,一直到中學、大學。”作為這一時期教育方針和教育改革方向的奠定者,1977年5月,鄧小平關于尊重知識、尊重人才的著名講話,在很大程度上確立了新時期教育的發展方向和基本價值。

  不可否認,1978年5月開始的關于真理標準的討論,1978年12月十一屆三中全會的召開,這兩個重要歷史事件,極大地解放了教育界。一場關于“教育本質與職能”的論爭一直持續到上世紀90年代,而其最重要的影響就是逐步促成了“教育既服務上層建筑,又服務生產力”“教育既促進社會發展,又促進人的發展”這些基本共識。

  鄧小平曾指出,“我們要千方百計,在別的方面忍耐一些,甚至犧牲一點速度,把教育問題解決好”。而這一認識,在1980年黨的十一屆五中全會文件中有著鮮明的印記:“既要確定適合國民經濟發展需要的經濟體制,又要確定適合國民經濟發展需要的教育計劃和教育體制。”“發展經濟,必須發展教育。搞‘四化’離不開科學技術人才、經濟管理人才和其他各方面人才,而培養人才,就要靠教育。”

  如果說,黨的十二大首次將教育確定為今后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的重點之一,是當年鄧小平把教育發展和改革納入改革開放與現代化建設總體設計之中的集中體現,那么1985年5月頒布的《中共中央關于教育體制改革的決定》,無疑是新時期教育的真正起點。

  如今看來,《決定》提出的“教育必須為社會主義建設服務,社會主義建設必須依靠教育”這一與“以經濟建設為中心”的政治路線相一致的新的教育方針,不僅是一個巨大的歷史進步,而且在相當長的歷史階段決定著教育優先發展的方向和路徑,讓教育優先發展成為歷屆黨代會的核心教育關鍵詞。

  在教育改革披荊斬棘的征途中,到20世紀90年代初,中國的老百姓仍面臨短缺經濟帶來的多重擔憂,但更多是對未來不確定性的焦慮。

  在這種焦慮中,1993年出臺的《中國教育改革和發展綱要》明確提出“把教育擺在優先發展的戰略地位”。字字千鈞! 短短14個字的表述,得來卻那般不易。據當時參與《綱要》起草的工作人員回憶,在提“把教育擺在重要發展的戰略位置”還是“把教育擺在優先發展的戰略位置”時,研討小組內部就有不同看法。及至向社會各界征求意見時,就有教育界以外的人士提出異議:“把教育擺在優先發展的戰略位置,那其他領域怎么辦,要不要優先發展?”

  從“重要”到“優先”,兩字之差,意義非凡。

  國家統計局1992年的《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統計公報》數據顯示,1992年我國人均國內生產總值排在當年世界100名以后。雖經過多年改革開放,整體仍很落后,亟待把教育擺在優先發展的戰略地位,以促進經濟增長方式的轉變,將巨大的人口負擔轉變為人力資源優勢。

  于是,從1988年5月起,中共中央便決定研究起草一份有關教育改革和發展的綱領性文件——《中國教育改革和發展綱要》,以確保將教育優先發展這一戰略決策落到實處。5年后正式出臺的《綱要》,成為適應20世紀90年代中國經濟社會發展和建立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要求的一個綱領性教育文件。

  所以,到1995年舉行的全國科技大會提出“實施科教興國戰略”時,一切是如此水到渠成。1998年3月19日,九屆全國人大一次會議剛落下帷幕,“科教興國是本屆政府最大的任務”“中央已經決定成立國家科技教育工作領導小組……我們有決心進一步把科教興國方針貫徹到底”的路徑便強勢進入公眾視野。

  而今,言猶在耳,20年光陰倏忽而逝,科教興國早已跨越時空,成為可以影響乃至決定中國未來前途與命運的重大決策。

  正因為科教興國戰略的實施,中國在不到三分之一的世紀中基本普及了九年義務教育,基本掃除了青壯年文盲。到2017年,我國學前教育毛入園率達到79.6%,九年義務教育鞏固率93.8%,高中階段毛入學率88.3%,高等教育毛入學率達到45.7%。

  “中國將堅定實施科教興國戰略,始終把教育擺在優先發展的戰略位置,不斷擴大投入,努力發展全民教育、終身教育,建設學習型社會,努力讓每個孩子享有受教育的機會,努力讓13億人民享有更好更公平的教育,獲得發展自身、奉獻社會、造福人民的能力。”2013年9月25日,國家主席習近平在聯合國“教育第一”全球倡議行動一周年紀念活動上,作為大國首腦,向世界作出了教育優先發展的莊嚴宣誓。

  行動:教育面貌的全方位變化

  1983年,教師節當天,鄧小平為景山學校題詞:“教育要面向現代化,面向世界,面向未來。”這個后來被簡稱“三個面向”的題詞,第二天便通過媒體傳遍全國,并寫入了1985年的《中共中央關于教育體制改革的決定》中。

  “現代化”“世界”“未來”這些富有感召力的字眼,為尚在改革中摸索前行的人們,提供了一個認識教育優先發展的全新視野:以“現代化”概念為軸心,把“中國”和“世界”、“過去”和“未來”深度聯結。

  多年后,位于教育部北樓五層的“4%辦公室”似乎已不在輿論的中心。但這個曾經沾染著理想化色彩的辦公室,卻真真切切見證了國家財政性教育經費支出實現國內生產總值總量占比4%這一國家目標從愿景變為現實的波瀾壯闊。

  不可否認,圍繞4%這項政策目標的實現,在經濟社會發展的宏大背景下,我國開展了一系列教育財政投入和管理體制改革,時間跨度近20年。

  教育優先發展的前瞻性特征,決定了其內涵必然隨著社會的前進和時代的變遷而不斷豐富發展。但無論如何,投入都是衡量教育優先發展的一大重要指標,更是評價一個國家、一個地區教育事業是否優先發展的重要標尺。

  1980年,當19歲的支月英只身來到海拔近千米、距鄉鎮45公里的江西省宜春市奉新縣澡下鎮泥洋村小學,成為一名鄉村教師時,面對大山深處的學校,孩子們的課本、粉筆等都由教師們步行10多公里的山路運上山的現實,她不曾想到,十幾年后的一份文件,會為鄉村教育帶來怎樣的曙光。

  經過反復研究和討論,1993年,中央最終決定,國家財政性教育經費支出占國內生產總值的比例到2000年末達到4%,并把這一目標寫入當年發布的《中國教育改革和發展綱要》。從此,我國公共教育經費撥款有了數量上的政策依據。

  1993年國家財政性教育經費支出占GDP的2.46%,2005年占2.82%,2006年占3.01%,2011年占3.93%……在中國教育發展史上,似乎沒有哪一條曲線能比財政性教育經費支出占GDP的比例走勢如此牽動人心。

  2010年7月,《國家中長期教育改革和發展規劃綱要(2010—2020年)》在舉國關注中頒布并實施。作為新千年中國教育的一次“世紀行動”,它不僅指明了未來10年中國教育的發展方向,更以國家意志進一步確立了教育優先發展的戰略地位,也讓華夏民族對教育的初心重新萌動。

  教育規劃綱要頒布不到3個月,國務院將綱要確定的任務分解為190項,分別由教育部、財政部、國家發改委、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科技部等11個部門牽頭,49個部門參與,逐項予以落實。

  2012年,教育界等待20年之久的“教育支出占GDP的4%”這一目標終于實現!這一年,中央財政教育支出計劃3781億元,地方預算教育支出17800億元,總支出將超過2萬億元。

  實現4%的風雨20年,是中國教育成長的20年,也是考驗中國政府智慧和決心的20年,更是中國這樣一個發展中大國在教育優先發展道路上開拓前進的20年。

  重大政策與重大歷史事件一樣,往往以其強大的震撼力改變著一代人的思想、情感和態度。伴隨著決策效果逐漸浮出水面,開始在精神內核和行動方略上得到檢視。作為世界上最大的發展中國家,中國優先發展教育的道路,無疑有其獨特的自信和堅守。

  如何從“優先發展”到“促進公平發展和質量提升”,再到辦公平而有質量的教育,這是一道更需要用智慧去證明的邏輯題。

  改革開放40年來,從確立教育優先發展戰略,到把實施科教興國作為基本國策,再到人才強國戰略……在前所未有的挑戰與戰略機遇面前,中國作出了攸關國家前途和民族命運的重大歷史抉擇。在教育規劃綱要的藍圖上,教育優先發展不是簡單的數量擴張,而是必須以提高質量為前提的質的飛躍。

  從新一輪考試招生制度改革全面啟動,到改革人才培養模式,從完善大城市義務教育免試就近入學,到改善貧困地區薄弱校基本辦學條件,從構建現代職業教育體系,到加強現代大學制度建設,從深化教育督導改革,到推進教育簡政放權……一錘錘擲地有聲的改革舉措,無一不是在教育優先發展道路上的一次次探索、一次次突破。

  成效不言自明。獨立第三方對中國教育進行的評估顯示,我國九年義務教育學生總數為1.4億,普及率超過世界高收入國家平均水平,高中階段毛入學率和高等教育毛入學率兩項指標均高于世界中上收入國家平均水平。

  未來:教育強國的內涵式發展

  2015年3月16日晚上7點,中央電視臺新聞聯播節目中,國家主席習近平在人民大會堂會見美國哈佛大學校長德魯·吉爾平·福斯特。“中國一直把教育放在優先發展的戰略地位。”穩坐在白色沙發里的習近平對福斯特說。

  而在當年剛剛閉幕的全國兩會上,以往政府工作報告中“教育優先發展”的表述,被“促進教育公平發展和質量提升”所取代。

  教育優先發展過時了嗎?此刻,習近平這句看似尋常的外交場合的表態,讓很多人聽出了懸石落地之音。

  作為中國政府頒布的面向2020年教育規劃綱要20個字工作方針之首,“優先發展”伴隨著改革開放40年的歷程,從無到有,從理念到實踐,已經成為了不言而喻的公式。

  特別是黨的十八大以來,從中央到地方,從政府到民間,從教育系統到全社會,這4個字猶如馬力十足的引擎,牽引著大國教育,開向未來。這5年間,政府工作報告教育部分的關鍵詞,從“優先發展”到“優先發展、公平發展”,再到“促進公平發展和質量提升”。從“先”到“優”,詞組的變遷,跨越滄海。

  理念和實踐的呼應關系,呈現的是特定經濟社會下教育改革發展的結構性狀態,這也可能成為洞悉改革開放40年實質性教育發展的一方面維度。在當代中國這場極具廣泛性與深刻性的改革開放中,教育理念的變革勢不可擋。

  1977年10月,一條令人振奮的消息傳遍祖國山鄉的各個角落,讓一群群知識青年為之歡呼雀躍:教育部不久前在北京召開全國高等學校招生工作會議,決定恢復已經停止了10年的全國高等院校招生考試,以統一考試、擇優錄取的方式選拔人才上大學。

  “學習!讀書!參加高考!”成為當時有志青年的一致選擇。然而,當年的570萬名考生中,僅有27萬人得以走進大學校門。

  從上世紀80年代初參加高考時“100個人里只有4個人才能讀到大學”的現實,到高等教育從精英教育到大眾教育的今天,江西財經大學環境與貿易研究中心主任李秀香覺得,是改革開放讓高等教育向越來越多的國人敞開了大門。

  波瀾壯闊、氣吞山河的改革開放,直接催生了中國的強勁崛起,創造出了一個全新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體系并且迅速成為世界上的第二大經濟體。

  在教育規劃綱要的藍圖上,教育優先發展也不再是簡單的數量擴張,代之以提高質量為前提的質的飛躍。優質與均衡,是衡量教育優先發展的兩個不同維度,卻是同一歸宿。

  從新一輪考試招生制度改革全面啟動,到改革人才培養模式,從完善大城市義務教育免試就近入學,到改善貧困地區薄弱校基本辦學條件,從構建現代職業教育體系,到加強現代大學制度建設,從深化教育督導改革,到推進教育簡政放權……中國教育的骨架正被這一錘錘擲地有聲的改革舉措夯得更加堅實。

  從提高生均經費到改善教師待遇,從修繕中小學校舍到配置先進教學設施,一項項政府的宏大投入,正在悄然改變中國教育的面貌。嶄新的校舍,熱乎的午餐,溫暖的暖氣,漆綠的球場,中國教育每一次的闊步飛升,都藏在這些看似微不足道的細節里。正是這一個個細節,深深地刻畫著“教育優先發展”的宏圖大略。

  40年,對于擁有幾千年文明史的中華民族來說,只是短暫的一瞬。但若將其置于追求國家富強、民族復興的中國百年歷史中,這40年又顯得那么非同尋常、耐人尋味。

  其間,一代人在從“革命”話語到“建設”話語的痛苦轉變中,承擔起了現代化建設的重任;一代人在尋常人生軌跡與時代劇變的相互交織中,從襁褓走進學校,從學校步入社會,肩負起新的使命與夢想。

  改革開放40年來,從確立教育優先發展戰略,到把實施科教興國作為基本國策,再到人才強國戰略……在前所未有的挑戰與戰略機遇面前,中國做出了攸關國家前途和民族命運的重大歷史抉擇,一條更好、更公平的教育之路在13億中國人民的腳下鋪展開來。

  “我們要隨時隨刻傾聽人民呼聲、回應人民期待,保證人民平等參與、平等發展權利,維護社會公平正義,在學有所教、勞有所得、病有所醫、老有所養、住有所居上持續取得新進展,不斷實現好、維護好、發展好最廣大人民根本利益,使發展成果更多更公平惠及全體人民,在經濟社會不斷發展的基礎上,朝著共同富裕方向穩步前進。”習近平總書記在第十二屆全國人大第一次會議閉幕會上的一席話,以歷史的擔當將優先發展教育置于中華民族偉大復興重大戰略地位。

在线买彩票 临朐县 | 长寿区 | 木兰县 | 会宁县 | 花垣县 | 马公市 | 阳江市 | 平乡县 | 余姚市 | 浦北县 | 尖扎县 | 都兰县 | 尼勒克县 | 凤冈县 | 海淀区 | 景宁 | 无锡市 | 阿坝 | 同心县 | 仪征市 | 玉溪市 | 杭锦后旗 | 罗山县 | 大厂 | 英山县 | 望谟县 | 德令哈市 | 开封市 | 宣恩县 | 京山县 | 常德市 | 泰顺县 | 大同市 | 西宁市 | 长岛县 | 离岛区 | 樟树市 | 广南县 | 台安县 | 深圳市 | 长武县 | 嘉义县 | 锡林浩特市 | 巴南区 | 攀枝花市 | 荆门市 | 邵东县 | 夏津县 | 讷河市 | 中西区 | 封丘县 | 杭锦后旗 | 蓬莱市 | 祁连县 | 盐城市 | 资阳市 | 长海县 | 济南市 | 内黄县 | 紫金县 | 资中县 | 祁阳县 | 胶州市 | 丰县 | 红安县 | 仪征市 | 印江 | 莆田市 | 长春市 | 江北区 | 兴化市 | 遵义县 | 大冶市 | 游戏 | 宝鸡市 | 盘锦市 | 永福县 | 海原县 | 高尔夫 | 北辰区 | 托克托县 | 兰坪 | 安远县 | 克山县 | 神池县 | 景谷 | 沭阳县 | 轮台县 | 封开县 | 翼城县 | 郑州市 | 师宗县 | 青田县 | 水城县 | 黔西县 | 崇阳县 | 射洪县 | 五华县 | 卓资县 | 陆良县 | 梧州市 | 即墨市 | 晋中市 | 清镇市 | 鹤峰县 | 讷河市 | 新兴县 | 尉犁县 | 松溪县 | 凯里市 | 本溪 | 织金县 | 涞水县 | 屏南县 | 进贤县 | 贵溪市 | 武平县 | 左云县 | 长武县 | 贵定县 | 平湖市 | 腾冲县 | 河北省 | 罗江县 | 临漳县 | 余姚市 | 宣恩县 | 太白县 | 喀什市 | 阜康市 | 遵义市 | 昌吉市 | 乌鲁木齐县 | 交口县 | 囊谦县 | 广安市 | 石台县 | 崇文区 | 揭西县 | 永济市 | 富平县 | 万年县 | 松潘县 | 抚顺县 | 北海市 | 教育 | 景洪市 | 雅江县 | 错那县 | 兰州市 | 汉阴县 | 天柱县 | 临高县 | 昌邑市 | 乌拉特前旗 | 共和县 | 张家界市 | 五原县 | 拉萨市 | 通化市 | 三亚市 | 抚顺市 | 永兴县 | 萨迦县 | 霍林郭勒市 | 洪江市 | 白水县 | 平罗县 | 巴楚县 | 江川县 | 城口县 | 濮阳市 | 明溪县 | 松桃 | 平潭县 | 手游 | 连城县 | 庆城县 | 固镇县 | 平武县 | 克什克腾旗 | 岳池县 | 财经 | 大理市 | 运城市 | 杭锦后旗 | 冀州市 | 石家庄市 | 阿拉善左旗 | 文安县 | 墨江 | 奉化市 | 云林县 | 犍为县 | 云和县 | 中山市 | 怀来县 | 宜黄县 | 绿春县 | 育儿 | 无极县 | 托克托县 | 浮山县 | 武川县 | 依安县 | 香港 | 伊宁县 | 西城区 | 甘德县 | 津市市 | 满洲里市 | 汝城县 | 金坛市 | 独山县 | 高碑店市 | 聊城市 | 富顺县 | 蓬溪县 | 岐山县 | 宁夏 | 孝感市 | 商丘市 | 武鸣县 | 嘉禾县 | 金华市 | 花莲市 | 潮安县 | 集安市 | 雷波县 | 怀仁县 | 商丘市 | 白银市 | 全南县 | 叙永县 | 那曲县 | 宁武县 | 奉贤区 | 九台市 | 霍山县 | 上高县 | 扬州市 | 黑河市 | 手游 | 万源市 | 遂溪县 | 河津市 | 甘泉县 | 长兴县 | 曲松县 | 威宁 | 靖安县 |